陕西省关中酒有限公司入围中国质量奖

陕西关中酒业征稿大赛投稿作品⑦|秦商酒与诗与友情的真实故事

陕西省关中酒有限公司 / 2018-03-20

 喝了有三十年的白酒,从几块钱的到上千块钱的都喝过。我当然不是什么酒鬼,男人嘛,总要有点爱好。如果一个人什么爱好都没有,表面上看是个完人,那这个人绝对不可交。我喝酒一直有个习惯,独自一人那是一口都喝不下去,只有跟好朋友在一起,才能开怀畅饮,而且挺能喝。越是关系好越能喝。至于酒的好坏,倒很少挑剔。在我眼里,酒不过是“话引子”,是兴奋大脑、活跃气氛的工具罢了。为了喝酒而喝酒,那才是酒鬼,这与酒量大小无关。这么多年来,虽不敢说喝遍全国的酒,但至少知道几乎所有名酒的品牌。

二O一七年金秋,我去咸阳参加同学聚会,一位女同学送了我一瓶“秦商酒”。出乎意料,这酒我以前没见过,甚至没听说过,当然更没喝过。这位同学絮絮叨叨给说我这酒有多好多好,她一个女生家家,不懂白酒,无非也就是什么喝多了不上头、不难受之类的。我当然相信她的话,不是因为这瓶酒,而是基于我们自小一起长大,同窗十载形成的天然的友情。不过单看外观,感觉还是不错,外包装庄重大气,没有任何多余的花里呼哨,黑色的酒瓶内敛沉稳,这倒符合高档白酒的特质。

有同学赠酒,这本来就是大好事,虽然这酒我从未喝过。回去在手机上一查,秦商酒果真是高端白酒,而且在销售上不走寻常路,市面上很难见到。难怪!心里一高兴,一口气写了一组四首诗,发朋友圈为之打广告,也算是感同学赠酒之情。我这位同学见到诗比我还兴奋,连声夸赞,并说已转给关中酒业公司的老总,云云。我心里当然清楚我的这组诗的成色,她如此夸赞,只因为我是她同学罢了。

 

酒让友情更纯粹

好酒当然要留着与最好的朋友分享,独乐乐不如众乐乐。元旦前的一天,我真正意义上的发小——也是我同学——从广州回到咸阳,我们又约了另外一位要好的同学一起吃饭。我提了那瓶秦商酒,还好,另外这位同学不喝白酒,否则不够分的。当然没约那位女同学,几个大男生喝酒,小女生家家的别掺乎。在酒桌上,刚把瓶子打开,一阵清香,醇正干净,但不浓烈,直沁人心脾,不由得顿生好感。端起杯子喝一口,清洌回甘,口感丰富,像直爽的西北汉子,偏又满腹诗书。如果用一个人来比喻,那北宋文豪苏轼再合适不过了。他曾在秦商酒的生产地——凤翔工作过几年,因此具备西北人豪放的品质。也正是从他开始,词从婉约分出豪放一派。一咽,感觉酒没到胃中,直接散开,散入四肢百骸,遍体通泰。这一口,一下子把我深藏内心数十年,从未显露的酒鬼本性勾引出来,端起二两的杯子猛喝两大口,居然十分顺畅,然后自顾自斟满一杯。我充分发挥多年喝酒练出的过人本领,硬是把酒斟得高出杯沿少许才罢手。一会功夫,瓶见底,这瓶秦商酒,二两的杯子,他喝了两杯,我喝了三杯,而且我斟得比他满。唉!这心思,就像老财主算计钱财。我那发小意尤未尽,感慨酒太少,又不想喝别的白酒,灌了几瓶啤酒了事。

天晚了,我还要赶回宝鸡,在候车室才觉得醉意开始萌发。而这种醉意,是那种超乎舒服之上的陶醉。借着酒意,我掏出手机,在同学群里不停发言,发的什么也不知道。在火车上,想起《三国演义》中程普评价周瑜的话,不知不觉,令人陶醉。我倒想把秦商酒比成君子,让你醉,也是舒舒服服的陶醉。按现在流行的句式,就是比舒服还舒服。

第二天,我起得很晚,依然心存酣意,口有余香。翻开手机一看,我那位发小还在抱怨酒太少。再看我发到同学群里的话,还好,没有太出格的,有的句子还挺好,有点味道。这种句子,我在头脑清醒时肯定想不出来。又过了些日子,心里还是掂记着秦商酒,真像古人说的“倾盖如故”。可是市面上没卖的,思来想去,只有向我那位女同学讨要,又不好直说。灵光一闪,把那天酒后在群里发的话找出来,整理一下,又加了几句,凑成一首诗《不见的你》,暗含索酒之意。一看还挺不错,发给我那位女同学。看来要写出好诗,先得喝点好酒。没几天,同学回复说,因为我的诗,再送我两瓶酒,已让另一位要好的同学代收。

这下好了,我一下子有了两瓶秦商酒!这下子可以让我那发小也体验一下比舒服还舒服的感觉。只是这小子回广州上班去了。不过我能等,一直等他回来。美!两瓶秦商酒,酒美,诗也美,友情更美!